你们如果偶遇一个富婆会有什么想法?老贴重更,我又回来了。

最新新闻 2022-09-19 zxn123 7

  很久没有来天涯了,老贴让我删了,重新发,重新更,希望能够把这个楼立起来。不知道以前的老友还在不在?

  “胖子,哥们儿下学期学费还没着落呢,帮忙介绍个暑期工,我挣点钱交学费啊。”大二期末考试结束了,同学们都收拾行李回家了,我躺在床上,用脚捅了捅正在玩电脑的胖子。

  “滚蛋,把你丫那臭脚丫子拿走!”胖子转过头来,一脸的嫌弃,“这事儿我想着呢,我问了我叔儿了,放心,没问题。”胖子根本顾不上我,又继续紧紧盯着屏幕,用那把狙爆了个头。

  胖子叫刘冉,是我在这个学校里仅有的关系比较好的一个,据说他叔叔是警察,还是个官儿。

  胖子给我介绍的工作是个KTV服务生。这次出去打工,心里不免有些忐忑,因为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大一的学费是父母买了好几千斤玉米换来的,大二的学费是助学贷款来的。

  我骑着车,老远就看见在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段有一个巨大的招牌,蓝底白字,写着三个字:海之约。装修在我这个屌丝土鳖眼里十分豪华,这就是我要上班的KTV,当时我竟然有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现在想起来,当时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

  锁好我150块钱的二手八成新的捷安特,整了整衣服,理了理头发,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海之约。但是心里还是非常紧张,心脏咚咚咚的跳个不停,我也不知道到底紧张的是什么。

  “先生,您几位?”我刚一进门,就听见前台小妹银铃般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哪里来过这种地方,一进去看见富丽堂皇的大厅,直接懵逼了,眼都不知道往哪看。

  听见小妹说话,我下意识反应过来是和我说话,“哦,我……我来找人”,我结结巴巴的回答小妹。脸通红的,根本不敢看小妹的脸,尽量把头低的很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那时候毕竟还是个刚从农村出来的孩子,虽然已经上了一年大学了,可基本上就没和女生单独说过话,更多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躲在图书馆看书,基本上没接触过女生,还处于一和女生说话就脸红的状态。

  “你找谁呀?”小妹见我这囧样,笑了笑,问道。“我……我找王哥。”我还是结结巴巴的,同时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胖子给我的名片,递给了小妹,“我,我是来上班的。”

  只短短的三句话我就出了一身的汗,虽然大厅里的空调开的很足。

  小妹打了个电话,我就见到了所谓的王哥。王哥看起来没比我大多少,也就是20出头的样子,个子不高,皮肤白皙,甚至比一些女性还要白,眼睛细长,嘴唇很薄。

  “跟我来吧。”我跟在王哥身后,不知道手放在哪里,跟着王哥上了二楼,无意间看见小妹捂着嘴偷笑了一下,看见我在看她,吐了吐舌头。“还挺可爱。”我心里说道,可脸又不争气的红了。

  王哥推门进了一个包房,转身坐在了沙发上,点了一支烟,翘起二郎腿,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小齐,你来一下203。”挂了电话,“你叫陈刚?”

  “嗯。”我不知道说什么,发出了一个单音节。这时进来一个小伙子,看起来似乎和我一般大小,平头,皮肤有些黑。“王哥。”

  “小齐,你带着他领一套衣服,教教他业务。”

  “是。”小齐点了点头。

  就这样,我成了海之约的一名服务生。

  两天,我在海之约里便熟悉了我的工作,无非就是给客人送一下酒水,客人呼叫服务的时候去包房里问客人需要什么服务,然后再端茶倒水的,工作倒也不累。

  没几天,我对这里也渐渐的熟悉了起来,也逐渐清楚了一些KTV里面的事情。比如说,有的KTV是纯唱歌的,有的里面有陪唱,陪喝酒的,叫公主,等等,反正乱七八糟的知道了一大堆,我们的店里就有公主。

  一天晚上十点多,我正在上班,忽然手台里319需要服务,正好是我负责的区域。

  于是我连忙整了整领结,向319走去。推开门就看见一个绝美的少妇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手里点着一支女士烟,正在往杯子里倒酒。

  包房里只有这一个少妇。虽说这些天在KTV上班我和女生说话不再那么紧张,可是在包房里单独面对这么一个少妇,我还是紧张了起来。

  “对,对不起,我们这里不让吸烟。”

  这少妇停下倒酒的动作,不慌不忙的吸了一口烟,从口中喷吐而出,斜着眼,“你管的着吗?”那种不屑令我很是不爽。

  我这才看清了她的面目,眼前这个女人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眉眼间露出一股妖娆,浑身散发着一种强烈的成熟韵味。这种味道,对我这种屌丝单身少年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

  尤其是她穿的那件无袖黑色深v,使得事业线也若隐若现,配上那烈焰红唇和一头大波浪的卷发,非常符合h小说里女主角的形象,我不觉间脸红心跳,不敢正视她的眼睛。

  我急忙低下头,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说些什么。

  这时,我头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慌乱与紧张。

  “小姐,对不起,我,我们这不让吸烟。”半天才挤出一句结结巴巴的话来。我是一个很固执的人,无论如何,我也要坚持我们这里的规矩。

  我仍旧不敢看她,一直低着头说话,偷偷的扫了她一下,又急忙低下了头。

  “叫谁小姐呢!”突然一声我只感觉胸口的衬衫一紧,一只小手抓了过来。

  与此同时,一张俏脸凑到了我面前,混合着烟气与酒气,“谁他妈是小姐,说谁呢!”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对,对不起,女,女士,我不是那,那个意思。”我憋的一脸通红,能感觉到少妇呼出的气都喷在了我的脸上,我愈发不敢抬头,又对这种姿势很是受用。

  “你们这有少爷吗?”我耳边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声音,没错,我没听错,她在找少爷。

  “啊?”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听错了,错愕的抬起了头。

  只看见离我只有几厘米近的一张俏脸,正笑眯眯的看着我,眼波流转,一脸的妩媚,跟刚才像要杀人似的判若两人。

  这张脸真是妩媚之极。由于刚喝过酒的缘故,本来白皙如凝脂的皮肤透着两抹红晕,两只水汪汪的桃花眼弯出一个漂亮的弧度,说完还吸了一口烟,喷在了我的脸上。

  我不争气的心里有些发麻,痒痒的,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感觉,腿都酥酥的似乎将要站立不住。

  “咳,咳。没,没有。”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不知道是遗憾还是惋惜,没想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居然要找少爷,鬼使神差的骗了她,也许我当时心里是有些气恼的。

  “真没有么?”她眼睛一挑,媚眼如丝。

  “嗯,没有。”我也豁出去了,既然骗了她,就骗到底。

  她没说话,盯着我看,虽然眼前的女人很好看,我也想多看两眼,但是她把我看毛了。

  我何时被女人这么盯着看过,又满脸通红的低下了头,我能感觉到耳朵后面都火辣辣的热,心里有些发颤。

  “哈哈哈!”突然间,女人大笑起来,疯了是的,然后放开了我的衬衫,转身坐回了沙发,又点上了一支烟。

  “这他妈女的有病吧?”我整了整衣衫,心中暗道。虽然好看,但这么一惊一乍的,我也有些犯怵,真怕是个神经病,没法伺候。

  “没关系,没有少爷也没关系,你来伺候我也一样。”她把玩着手中的半杯酒抬起头看着我。

  “啊?”我心里砰砰的狂跳,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

  我在KTV这些天虽然了解的不够深入,但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少爷是相对于公主而言的男公关,主要服务对象是女客人,当然也少不了一些灰色地带,发生一些交易,只不过少爷相对于公主来说比较少,因为女客人对这方面需求量不是很大。

  我当然明白她这个“伺候”是什么意思,说白了也是出卖尊严来换取钱财,我脑中飞快的衡量了起来,暗忖目前我这种状况,还是钱财更实际一些,去他妈的尊严。

  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之前根本没接触过女人,如今这个成熟性感的少妇开口说让我“伺候”,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处男来说,我不争气的有些激动了,盘算着是不是自己的桃花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