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到底要什么样的生活(2)

最新资讯 2022-09-19 zxn123 5

  一放假第四天我带着娃儿去了云南大理。(没毛病,一放假是为了表现我的心情,第四天是因为那天机票便宜些。)把皮箱往客栈一扔,就嚷着去寂照庵。网上说和朋友推荐那是个很文艺的地方,这次来大理,不就是冲着文艺和慢节奏来的吗?(娃儿说,主要是慢。我一扬手,她改口说,是为了文艺。)

  那个过程对于我来说绝对是个挑战,中途我内心无数次地想放弃,仿佛有千万只草泥马在奔涌。到底是谁把个庵堂建在苍山半山腰上,关键是没人提前告知,至少给我个高价叫车的机会嘛。对于我这个连登个四层楼梯都要犯病的人来说,那座白顶出现在眼前时,已经感觉是到了人生顶峰了。十二点前,我终于还是爬上来了。(娃儿说,三岁的妙妙也是自己爬上来的,一次也没叫妈妈抱。好吧,我承认这是我爬上来的原因之一。)

  庵堂很小,小到什么程度呢?刚开始可以领斋饭了,领饭的人就像九曲十八弯一样排成了长龙,餐室门口密密麻麻塞满了人,可以自行脑补一下不久后的春运火车站。一个穿着朴素的姑子挤进人群,举着一个牌子,操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高声告诫:吃多少盛多少,如果浪费,要在菩萨面前跪一炷香。(娃儿说,谁可能跪?爬上来已经饿个半死了,多少都能吃得完。)很快有人端着碗出来了,满满一碗,冒着小山似的,全是素菜。但每个人都表情严肃,眼冒金光。好不容易进到里面,狭小的厨房一干姑子拿着勺子,面前是各色的蔬菜,土豆、南瓜、青菜、豆子之类,一勺勺打过去,那个斗碗很快装满。满心欢喜地捧着,在仍然挤满长龙的人堆里穿过,小心翼翼像护着什么金银宝贝一样,还带着一种炫富的感觉。而仍旧等着的人们个个满是羡慕地看着,啧啧声四起。(娃儿说,那是啧啧声吗?是咕咕声,是肚子发出来的。)在这四起的咕咕声中,我们颇有站在追光灯下的感觉。庵堂前的小块地儿,没多少座位,于是台阶上,走道边到处是坐着站着埋头吃饭的人,很安静,一点都不喧哗,连孩子的哭闹声都没多少。此处省略若干字。

  收拾好碗筷,也收拾好了心情,突然发现阳光好温暖。(娃儿干掉自己那斗碗,又帮助侄女妙妙吃完大半碗饭菜后说,说好的文艺呢?啊,对了!)寂照庵得名于”感而遂通,寂静照鉴“,是个以文艺小清新出名的地方,与其他庵堂相比,它的特点是多肉多。多到什么程度呢?从进门到后院餐室,除了大殿(其实很小)、厢房,只要没人站的地方都是多肉,一盆盆的堆地上,挂楼间,摆炉下,可以用嚣张肆意来形容,长得也好,各种颜色,丰腴多姿,明媚生动。冬日暖阳下,各种多肉胜似鲜花,呈现出一派绚烂宜人之态。楼道间,木桌旁,听着木鱼禅音绕耳,闻着袅袅香火,品着茶,聊着无关生死的话题,憧憬着诗和远方,真的是放飞身心的好地方。(娃儿说,可是。。。。。。。)

  可是我们来得不是时候,也许我们选择深冬酷雪或者大雨滂沱天,一抹朝霞或者余晖照耀时,大多数人类被阻隔,草木的气息充斥在半空中,清扬的佛声环绕在耳旁,腾出一些脑空间,我们能真正沉下来想一些平时没时间去想的东西。(娃儿说,前提是你爬得上来。)是的,锻炼好身体和填饱肚子都是为了生存,然后才是生活,想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