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信访局督办为什么三年没有结果

技术教程 2022-09-19 zxn123 7

  国家信访局督办为什么三年没有结果

  我反映的问题,从2020年10月26日国家信访局、山西省信访局、忻州市信访局及保德县信访局没有期限的四级“督查督办”中,到现在已经三年了。“旧问题没有解决”已经演变成一场新的“司法冤案”,给受害人家庭造成了“雪上加霜”的严重生存后果:老婆神情恍惚,情绪没法稳定,晚上睡不着,白天头疼,心慌、胸闷的经常想“自杀”;而我,以《诽谤罪》被关进“看守所”200多天,失去了对心肌炎、糖尿病、肾损伤治疗的“黄金期”,而病发出非常严重的“丧失记忆”及其他并发症。

  2021年春,保德县政府成立高源专案组:对我及家庭进行了信息封闭,监视居住,手机监听,派人跟踪。在“抖音”、“快手”“QQ群”、“微信群”、“大街的广告”、“电视墙”等媒体向社会征集:高源的犯罪线索,并连续播放高源诈骗20多万元;把我们夫妻强行隔离。

  2021年3月3日上午,我在国家信访局窗口,两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号为:山西022558的忻州豆罗人)强行把我带到国家信访局大门口旁的小院,保德县信访局韩冬带一辆车,车上坐着两个便衣警察,直接把我带到保德县公安局办案区,两天后,以《诽谤罪》戴上脚链、手铐。

  与此同时,每天五、六个国家公职人员来我家里对老婆进行轮番看守、监视、诱导,严重扰乱我家的生活,导致我老婆心慌、心抖的没办法控制,白天不能在家;晚上没法休息、入睡,一直威逼的在违心的《调解协议书》签了字,写下息诉罢访保证书;形成没有结果的欺诈合同。

  9月19日我在保德看守所违心的在“调解协议书”上签了字并写了“息诉罢访保证书”,按了手印。判了《免处》,共羁押223天。

  尽管这样,侵权人甲方张建勋在兑现协议时,故意违约,现在已经是2022年4月21日,逾期半年多,拒不兑现违约金,无法履约。

  经法院裁决:高源的住房已经办给张建勋。《调解协议书》自然就成了欺诈条款的欺诈合同。这就是四级信访局“督查督办”的结果。

  希望,国家信访局能成立个“调查组”来实地真实的了解受害人高源的生存境况,否则,这个“督查督办”的形式就变成了黑恶团伙张建勋的“保护伞”。

  希望,国家对已经具备“黑恶势力”为特点的以张建勋为代表的利益团伙所犯下的套取巨额国有资产、侵占百姓房产,以危险方式故意毁坏我们八户住房并引发威胁到三十多口人生命财产安全,涉及洗钱、变现,偷逃巨额税款,作伪证,以《诽谤罪》栽赃陷害受害人维权,用欺诈条款的合同《调解协议书》明目张胆实施“强迫交易”欺压受害人等系列刑事案件,应该对号入座实施:公批、公捕、公审及公判。及时还原事件真相,给受害人家庭及社会一个公开、体面、合理合法的交代!

  信访人:高源 2022年4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