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姓什么?为何“ 姓 ”带个女字旁?

行业技术 2023-09-15 zxn123 300

作者:刘宏宇

可能跟电影《封神第一部》的全民热议有关吧,很多人关心起了“封神”故事依托的那段远古的历史,顺便捎带了些许相关“知识”,比如:姓氏。

电影里费翔扮演的“商王”被称“殷寿”;说这叫法不对的,绝不止笔者一人,甚至可能“很多人”都指出了“殷寿”二字的“没来由”。笔者还更进一步撰文讲“妲己不姓苏”,实际更是在说,那时候不管“苏”还是什么,只要是“姓”,大概率都跟女子“无关”,亦即:女子“不得姓”。然后,就看到了一则挺长的微视频,是一位应该最多只是中年的戴眼镜女子很有学问似的娓娓道来,说了一番实在令笔者耳目一新的学问,简单概括,就一句话:“姓”在古时候只是女子的专属,而男子最多只有“氏”。

真的么?尽管很是振聋发聩,但还是“老顽固”地暗存不苟,随便聊聊,权作商榷。

你姓什么?为何“ 姓 ”带个女字旁?

(一)男子“无姓”新说的理据和“现实意义”

该说言道:在古代,“姓”只是女性使用,而男人“不需要”有姓,如果有“采邑”,也就是“受封”,即“有一定社会地位”并可以以实际的物化存在为标志和印证,则可以有“氏”;“氏”往往就是“采邑”地方的地名;如果男人没有可以为“氏”的“产业”,也就不必有“氏”了,随便取个“可识别特征”,叫个“胖子”、“黑蛋儿”什么的就好,什么特征都没有,索性就“阿大”、“阿二”、“阿三”、“阿N”叫开去罢,认不错就行……

这说法,大概能让肯且能看完那精心准备的三分多钟快到四分钟单画面课堂式视频的女生觉着挺提气,被现实“女权”鼓捣得本来就很亢奋的心思,很可能这就声讨孩子ta爸:凭啥孩子随你姓?!搁古时候,你tm都没姓,赶快把孩子姓改成老娘的!哦呵,这还有了“理论依据”了!反正,能让今天的一些女生心里痛快一把,也算“现实意义”吧。

再说个“现实”的——什么“纣王”姓子名辛,没那回事,“纣”就是“受”的谐音,ta的名字,“殷”是国号,他们的国,他们以国为“氏”,所以,ta是“殷氏之受”,即“殷受”。没错!电影是考究了的,有理论依据的!

啥“理论依据”啊?就是所谓“姓为女子专有”之说。用以支撑这说法的“理据”,从那则短视频来看,大抵可抽取三点:

一,比“氏”更古老的“姓”,源于母系社会;“姓”字本身就是“女”和“生”组成,故而“从根儿上”就应该只与女性相关。

展开全文

二,古老的“姓”,如“嬴”、“姜”、“姚”、“姬”,等等,都是“女”字引导而成的;例如“姜”,就是“女”字引导“羌”而成;因而,古老的姓,都只属于女性。

三,女性出嫁,须有明确“来处”的“标识”,而没有比“姓”更可“胜任”了,故而,女性都得“带姓而嫁”;相比来说,男性就没有这样的需要,故而,男人都没有姓。

该说还举了“周”和“齐”两个“家族”的例子,说“周公”不能叫“姬旦”,因为他不姓“姬”,男人没有姓,只能有“氏”,以国为氏,他应该叫“周公旦”或“周旦”。同理,“姜太公”之称,纯粹不存在,太公后来封国“齐”,以地为氏,称“齐太公”,他的后世“齐桓公”小白,也不能叫“姜小白”而是“齐小白”。周公旦还是周旦先放一边,齐太公而非姜太公,大概主播还是多少考究了——看过《史记》的目录,瞥见了《齐太公世家》篇名。

你姓什么?为何“ 姓 ”带个女字旁?

(二)试解“姓”字和古老的姓们

看史籍不能只看目录啊!别说《齐太公世家》,随便哪个“世家”哪个“列传”哪个“本纪”,很开头的地方,都会有谁谁谁“姓”什么什么的介绍。都有姓啊!都是男的啊!怎么就男子无姓了呢?这是怎么误会的啊!别人不说了,肯定是“性别男”的“人文始祖”轩辕黄帝,《史记·五帝本纪》明确说“黄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揭示出两点:

一,黄帝和他的一部分男性后代,都是有姓的。

二,即便如黄帝那样受尊崇,他的后代,也不是个个都“得姓”;就是说,在上古,不光女性,就是已然走上“主位”的男性,也未必都有资格“得姓”。

有姓而因沿袭过久失去贵族地位的人,被称“百姓”;其中沿袭古老“姓”的那些,就是“老百姓”。照这么说,今天我们中的很多人,都还够不上“百姓”,更别说“老百姓”了。

的确,古老的姓,大多都带“女”字,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是女性“专用”;相反,带“女”字的“姓”,是为男人而“生”的。笼统点儿说,姓,作为重要的自我认知性质的人文标识,

更可能是父系社会才出现的。

所有历史书上,说起原始社会,都会讲到一个概念——氏族公社。氏族。不是“姓族”。那才是真正的“以地为氏”呢。山南边叫“山阳氏”,河上游叫“上水氏”。

或者族群里最年长的老奶奶小时候叫啥小名,就是啥氏;族群里生育最多的女人总共生了多少胎,就以那个数字作为“氏”,反正总共没多少人,平均寿命也低,阿大阿二阿三地叫,真就未必能混淆到哪儿去——族群太小、太弱,经常要举族迁徙,“以地为氏”都还是奢望和对曾经寄居过的“好地方”的彪炳、缅怀。

那时,部族更需要的,是尽可能多的健康子宫;有足够多的子宫,才能孕育足以使原始分工得以成立、运行的人口,族群才有机会生存下去;所以,在那个时代,人们尊崇天然拥有子宫的女性,这就是所谓“母系氏族公社”的时代。

待到生产力得以发展、生存竞争也日渐激烈、迁徙(或说“躲避”)不足以维持族群生存的阶段,就有了改进工具和发明新的高效率复杂工具的需要;男性的体能和由之导引的劳作精准度、同类竞争(原始战争)“实力”,就上升到堪比甚至高于子宫的地位,原始社会的氏族公社,得遇了短暂的“男女平等”阶段。

为什么是“短暂”的呢?因为男性由于体能而呈现出的优势,随着生产和战争规模的扩大,很快就呈巨大突进;而女人子宫的机能,却还是“原地踏步”,原来十月怀胎,现在也还是十月怀胎。于是,很快地,男性就在“氏族”中占领了优势,进而是“压倒性优势”!他们需要被赋予更加的重视,需要得到尊崇;氏族中的女性,由于生产需要,也或自觉或被迫地,让出“尊位”、退居次要;于是,男性走向社会主导,人类迎来“父系”时代。

这时,原始的、单纯的、简单的氏族公社,已不适应现实,大规模的“部落”开始连片产生,并出现或合并为“联盟”(即“部落联盟”)或以联盟姿态相互对抗的普遍状态,族群标记(或说“旗号”),就成了竞争式生存的必须,“物化崇拜”和“姓”,应运而生。

姓,之所以是“女”、“生”,大抵是对漫长而温和的“母系”时代的致敬和怀念,简单说,就是“不忘本”。除了“姓”,古老的带女字的“姓”,也差不多都是类似意思。

举例:秦的“姓”,嬴,是象形字来的——他们“物化崇拜”对象“玄鸟”(燕子)的象形图案,加个“女”字,就是“嬴”。这个姓的族群,商朝末年曾是商帝重臣,据说还主要参与了周王朝建立之初的颠覆活动,被新兴的周王朝定为“重罪”,所施予的惩罚,首当其冲就是“夺姓”,即褫夺“嬴”这个姓。直到一百大几十年后,才被在位纪年仅七年的周孝王(姬辟方)“复嬴姓祭祀”,封“天子附庸”,“采邑”叫做“秦”的小地方(今甘肃省天水县一带),那“复”的“姓”,可不是加在“主祭祀”的男性(非子)身上?!

你姓什么?为何“ 姓 ”带个女字旁?

(三)“姓”与“氏”的交融和演化

古老的姓,很多都带“女”字,但也有不带的;带女字的,“带”的“模式”也不尽相同。比如“姜”,那则短视频说的倒是靠谱(可能是通篇唯一“靠谱”之处),说是“羌”字做底,羌plus女,就成了“姜”。这个“羌”跟今天那个同名少数民族,含义上很大不同,是古老的较强大族群的名称。姜姓,即由此后来被商帝国“强力归化”的部族而来,是该族的“族姓”(也可谓“最高种姓”,如傣族的“召”)。

不带女字的古老的“姓”,最典型的有“劉(刘)”、“王”、“子”(殷商帝姓),等;简单说,具有“象形图腾”的姓氏,都可以认为属于“古姓”。

始于公元前十一世纪中叶的周王朝,推行基于“父系血统”的“宗法制”——“嫡长男”为“大宗”,余为“小宗”;贵族分为“天子”、“诸侯”、“大夫”和“士”四个层级,由“大宗”承袭,最末级贵族“士”的“小宗”后代,就失去了贵族身份,成为“百姓”、“老百姓”。

战国中期著名改革家“商鞅”,是姬姓贵族“边缘后裔”,边缘到“不得姓”的程度。很多类似的人,为彰显身份,以“公孙”为“氏”,表明自己“祖上也阔过”;只有“鞅”的“名”而没有姓的这位爷,不想凑那热闹,就以“祖国”的国名“卫”(衛)为“氏”(卫国的开国君主是周武王“发”的幼弟“康”,史称“卫康叔”),自称“卫鞅”。他就用这个名字“注册”在秦国,引导了长达二十多年的变法,因功劳而受封“商君”,称“商君卫鞅”,同时代的人称呼他,或尊为“商君”,或称“卫鞅”、商君卫鞅,“商鞅”之称,是后世简略的结果。

长达八百年的周朝,是我们这个民族“文化打底”的时代,今天几乎所有的人文传承,都源自那个时代,其中就包括姓氏的发展,不仅“以地为氏”成为普遍,以“封”、“号”、“职司”等为“氏”,也很常见。比如:毕(畢),根源起于“毕公”,周武王“发”的弟弟“高”,称“毕公高”,怹老人家的后裔,“旁”出太远了的,就以祖上的“封号”为“氏”,发展成后来的毕姓。再比如:赵(趙),本是地名,被“夺姓”的“嬴”姓旁系后裔、本是“马夫”的“造父”,因立大功而受周天子(穆王满)封赏,“邑赵城”,后世就以地为氏,即今天赵姓的最主要来源。还比如:司徒、司马、司空,都是以职司为氏的典型例子;南宫、西门、漆雕,等等,则是以居住地、传承的职业为氏……

随着社会发展,经历数度民族大融合,姓氏发展丰富、复杂、深刻,到北宋早期,由朝廷主持,编纂、发布《百家姓》,不仅将古老的“姓”与后来逐渐生发、为数更多的“氏”做了“通便的融合”,还把令狐、独孤、赫连、拓拔、慕容等众多“胡姓”(当时的“少数民族”姓氏)“汉化融入”,构成今天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姓氏体系。

追溯到“最前”,其实,最古老的“姓”,在“梦开始的地方”,也大多跟更古老的“氏”分不开,比如现在已经很少人姓而却曾经是“顶级贵姓”之一的“芈”(古楚国“王姓”),本来是“象声”字,模拟羊叫,十有八九就是什么“氏”演化而来。所以,司马迁老爷爷在《史记》里介绍谁谁谁,喜欢说“姓某某氏”,是在告诉后人:姓跟氏,本就是一回事。至于是不是男性或女性专属,老人家没说,后世实在也很不该妄议;只能说,史书里大多写的是男人,故而,那些男人,都应该是“姓”什么什么“氏”的,也就是“有姓”的。倒反而更可能,在漫长的重男轻女社会环境中,女性对于“姓”的拥有和保守,很是不易;本来有姓,一嫁,自己的姓就排到了丈夫的姓之后,成了“氏”。

你姓什么?为何“ 姓 ”带个女字旁?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